清明節丨緬懷共和國科技脊梁,這一年35位院士離我們而去
來源: 科技日報
編輯: 范琪 冷媚
2021-04-01 19:51:16
又是一年清明時,梨花風起寄哀思。去年清明至今,中科院和工程院的已故院士名單上,又添了35個名字。他們把畢生精力獻給了黨領導的科技事業,斯人已逝,幽思長存。面對這些離我們而去的國之棟梁,我們以文字遙寄英靈。

一年來逝世的35位院士,多已到耄耋之年。

百歲院士兩位:李東英、沈善炯;

“90后”院士19位:張乾二、童秉綱、曾毅、曹楚南、戴元本、劉若莊、保錚、馮端、王綬琯、程镕時、周毓麟、謝毓元、郁銘芳、肖碧蓮、文伏波、陳灝珠、侯鋒、沈忠厚、彭士祿;

“80后”院士12位:李吉均、陳定昌、張新時、張俐娜、金展鵬、周又元、陳肇元、許其鳳、鄭守仁、李冠興、鄒德慈、李京文;

令人痛惜的是還有兩位“60后”院士過早地辭別了中國科技界,一位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萬衛星,另一位是中國工程院院士王玉普。

他們將自己的一生傾注于黨領導的科技事業,或取得原創成果,或突破核心技術,或解決重大問題……他們是共和國科技的脊梁,我們永遠懷念他們。>>詳情

核動力事業拓荒牛

——緬懷核潛艇第一任總設計師彭士祿

作為我國核潛艇第一任總設計師,您一生對祖國的海洋有著割舍不下的情懷。

您主持設計建造了我國第一座核潛艇陸上模式堆,參與成功研制第一艘核潛艇、引進第一座百萬千瓦級核電站大亞灣核電站,組織自主設計建造第一座大型商用秦山二期核電站,為中國核動力的研究設計建造做了開創性的工作。

您的一生,是真真切切為祖國和人民奉獻的一生。作為中國核動力領域的開拓者和奠基者之一,您名副其實、受之無愧。>>詳情

為“核”戍邊獻芳華

——緬懷核燃料與核材料專家李冠興

在我國,提起核燃料與核材料專家,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您。

您是一位謙和而執著的學者,也是一位德藝雙馨的智者,您詮釋了風度與才華的完美融合,也譜寫了科學家與管理者的“雙料”傳奇。

您帶領二〇二廠職工,建成了我國首條也是目前唯一重水堆核電燃料元件生產線。如今,這條重水堆核燃料元件生產線已安全穩定運行20余年。

您說:“有些東西不是金錢能買到的,人總要有點精神。”雖然已經離開,但您的崇高品德和學術精神值得我們永遠學習!>>詳情

畢生追夢神盾鑄

——緬懷中國精確制導領域的主要奠基人和開拓者陳定昌

您為“激光之問”交出了答案,推動先期調研任務變成了預研項目。作為項目組長,您帶隊建成了世界上第一部激光雷達樣機,比美國林肯實驗室領先多年。

1984年,您出任航天工業部二院二部主任,全面規劃和未雨綢繆的意識進一步增強。在二院研制第二代防空導彈的同時,您和一些專家前瞻性地提出第三代防空導彈設想。

在第三代研制的同時,您又將眼光瞄向了第四代。當年您提出的發展規劃設想,已被事實證明富有先見之明,您提出的空域和體系思想一直沿用至今。

您是國防戰線上的無名英雄,也是中國科技界的耀眼明星。>>詳情

牛角兩尖探宇宙

——緬懷中國科學院院士王綬琯

王老,您好。

這是您離開后的第一個清明,我們以文字遙祭您的英魂。

作為中國射電天文學開創者,您曾長期主持我國天文學的總體發展,為天文事業整整奮斗了七十年,為中國現代天文學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。

您領導研制成功我國首臺射電天文望遠鏡、米波綜合孔徑射電望遠鏡系統等重要觀測設備,取得了多項巡天觀測科學成果;為突破天文學發展瓶頸,您提出實現超大規模光譜巡天的科學思想,今天已成為國際上巡天觀測的主要手段。

在頤養天年的年紀,您又扛起“科普教育事業”的大旗,“大手牽小手”,創辦青少年科技俱樂部,探索我國青少年科學素質培養之路。作為“為明日杰出科學家創造機遇”的領路人,您被科學后輩們尊敬而親切地稱為“科學啟明星”。

您的科學精神和人格魅力,為科學界樹立了光輝典范,永遠值得我們尊敬、學習和懷念。>>詳情

三峽之子寫忠誠

——緬懷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

“我走了以后,你們要多替我回三峽看看。”這是您生前重病臥床最常說的話。

您81年的生命定格在2020年7月24日。長江西陵峽畔三峽壩區十四小區辦公樓205室那盞燈,再也沒能亮起。

從事水利工作57年來,您先后負責烏江渡、葛洲壩導截流設計、隔河巖等現場全過程設計,并主持了“國之重器”——三峽工程設計及現場勘測、設計、科研工作。

自全面負責三峽工程設計以來,您攻克了一系列重大技術難題,把一個個問號變成了驚嘆號。在葛洲壩導流圍堰和大江截流設計中,您提出“鋼筋石籠”龍口護底方案,實現首次腰斬長江。

您如愿了。作為一名水利工程師,三峽工程是您治水生涯的巔峰杰作。您的生命早已和三峽大壩融為了一體。>>詳情

定位北斗報國情

——緬懷中國工程院院士許其鳳

2020年7月31日,中共中央總書記、國家主席、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宣布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正式開通。這標志著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獨立擁有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的國家。

這光輝的一刻,您沒有等到。就在20多天前,您離開了我們。作為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專家,中國工程院院士,您留給北斗事業的一切,都會永遠被銘記。

2004年,北斗二號衛星導航系統工程立項研發。作為中國最早開展衛星大地測量與GPS技術研究的學者之一,您承擔起我國第二代衛星導航系統的星座設計工作。發射多少顆衛星、衛星的發射高度以及怎么進行排列等前期設計,都需要您一一計算。

您曾說:“我是一名普通的老戰士,也是一名普通的老教師。以知識筑牢空間長城、以心血鑄就和平之盾,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,也是我始終不渝的強烈愿望。”>>詳情

但得眾生皆遠“艾”

——緬懷中國科學院院士曾毅

艾滋病病毒、腫瘤病毒,您一生都在和它們打交道。

您在全國各地收集了上千例鼻咽癌患者樣本后發現,鼻咽癌患者EB病毒篩查均呈陽性,證實鼻咽癌與EB病毒之間的關系。

是您,建立了簡便、安全的血清學診斷方法。用消毒針刺破手指頭抽血,經免疫酶法檢測,即可判斷結果。在國內廣泛應用后,鼻咽癌的早期診斷率從20%至30%提高到80%至90%,很多病人的生命得以挽救。

卸任公職后,已耄耋之年的您依然心系艾滋病防控,您說,艾滋病疫苗沒有成功前,最好的預防就是宣教。

如今,您可以放心了。您的學生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專家邵一鳴和他的團隊,正在繼續您未竟的事業——推進艾滋病疫苗研發進入最后階段的III期臨床試驗。>>詳情

為國執筆作長纓

——緬懷中國科學院院士周毓麟

如果可以選擇生命的起點,您是否還選1923?

新中國成立,您進入清華園。您把大多數人都難以理解的“偶數維單位球上不存在連續而又處處不為零的切向量場”變成地球上不可能處處有和風的想象。此后,做有用的數學在您心中萌芽。

1964年,我國第一顆原子彈實驗成功。那時人們還不知道,四年前的春天,您悄然走進那個沒有掛牌的院落,東方巨響震驚世界的背后,您和同事們在草稿中度過無數日夜,為試驗完成了第9次演算。

改革開放,再一次轉變研究方向,您的目光投向為應用領域提供基礎理論支撐。有人說您“誠懇地工作、誠實地生活”,不以大師自居,更沒有門派之見,您卻說“國家需要我,是我的榮幸”。>>詳情

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,亚洲天天做日日做天天欢,天干夜天天夜天干天